投稿 评论 顶部
 手机版 | QQ登录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重映:师傅再让我跟你取一次经(之二)

胖虎 影评

  紫霞的故事:猜得到开头却猜不中结局
  紫霞仙子和青霞仙子原本是如来佛祖日月明灯里的缠在一起的灯芯,但紫霞仙子不甘于这样的安排,来到人间寻找如意郎君。有的人活了一辈子,只是按照父母或者社会的要求去走,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想要什么样的人生,和他们相比,紫霞是有思想而且勇敢的另一种人。
  紫霞像很多怀春少女一样有着自己如意郎君的标准,那就是要能拔出她手中的紫青宝剑。就算拔出剑的那人是妖怪,她也会一生一世地跟着他,她觉得如果不能跟她喜欢的人在一起,就算让她做玉皇大帝她也不开心,只羡鸳鸯不羡仙的她,宁愿死在二郎神手里也不愿意放弃自己对爱情的追求。
  此时的紫霞仙子是多么地自信而高调啊,她看上了水帘洞,就改成了自己喜欢的“盘丝洞”,还豪气干云地说:“我现在郑重宣布,这个山头所有的东西都是属于我的,包括你在内”——她以为只要自己愿意,她想要什么都可以,包括爱情,包括眼前的至尊宝。

  原本至尊宝只是她自以为已经占有的一个奴隶,因为至尊宝的乖巧和听话,她愿意给他买件新衣服,让他回去见他娘子。而当她发现能拔出自己紫青宝剑的就是这个家伙时,她开始对至尊宝产生了异样的感情,她的霸道突然不见了,她主动地说“趁天没黑,带我到市集走走吧!”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纱,如果换做别的男人,貌美如花的紫霞仙子如此主动,男的早就拜倒在石榴裙下了。可是紫霞偏偏遇到了早已心有所属的至尊宝,紫霞仙子故弄玄虚地让至尊宝进入圈套,让至尊宝陷入逻辑的劣势,好让至尊宝就能名正言顺地喜欢自己。她迫不及待地想要和拔出紫青宝剑的至尊宝开始这段感情,主动献上初吻,却遭到了至尊宝潜意识的抗拒,于是她跑去和至尊宝那颗长得像椰子但永远不会说谎的心对话,打听至尊宝和他娘子是不是很恩爱,至尊宝是不是真的喜欢她。

  当紫霞知道至尊宝心里全是白晶晶一点也没有她的位置时,她留下了绝望的眼泪——她没有想到,自己找到了爱情,却是一份无法得到回应的爱情。爱情的世界总是这样,我喜欢你,你却喜欢她,心高气傲的紫霞体会到了爱情的纠结。也许换作有的女人,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宁愿毁掉也不会给别人,但紫霞却放下了“这个山头所有的东西都是属于我的”的那种霸道,在沙漠里和至尊宝分道扬镳,并祝至尊宝能够好运地找到月光宝盒。紫霞的爱情是伟大而宽广的,她不像爱上白晶晶的至尊宝那样为了自己的爱情变得自私狭隘。

     紫霞把爱情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然而爱情对她而言却是无望的,于是她生出了求死之念,趴在洛阳的沙漠里想要自生自灭。奄奄一息的她被爱慕她美色的牛魔王救了,牛魔王装成单身汉向她求婚,心灰意冷的她像很多感情受挫的女子一样,就那么随便地答应了。可她怎么也没想到,在自己婚礼同一天要和牛魔王妹妹成亲的新郎官,居然是让自己爱情破灭的至尊宝,她哀怨地质问至尊宝:“你能留在这里成亲么?那你家里老婆怎么办?”
  她曾经许下的爱情愿望是那个男人能拔出她的紫青宝剑,然后眼前要和她结婚的人根本拔不出;拔得出的人虽然近在眼前,却要成为另一个女人的老公,这是何等令人伤心的事情呢?众目睽睽之下紫青宝剑从至尊宝身上掉下,紫仙霞仙子假装镇定地掩饰道:“没有这回事,这只不过是我跟大家开的一个玩笑,这把剑谁拔得出谁拔不出,根本没有关系!”原本以为会很美好的一段姻缘,如今却陷入如此狼狈的境地,紫霞心里该有多痛苦呢?

  在牛家后院,她恼羞成怒地把剑架到了至尊宝脖子上,她爱眼前这个男人,却也恨他,她要一剑杀死这个负心汉。都说陷入爱情的女人都是傻瓜,紫霞用自己的行动再次验证了这句话,当至尊宝自以为高明把“爱你一万年”的告白含泪表演出来时,紫霞原本坚硬如铁的心瞬间就软化了,她完完全全被至尊宝的谎话给征服了。
  其实我不相信紫霞是傻子,我宁愿相信她明明心里知道这只是个甜蜜的谎言却还是选择去相信,因为唯有相信,才能让这份本来无法继续的爱情在表面上继续下去,哪怕它像见到阳光就会破裂的肥皂泡。紫霞选择相信至尊宝的谎言,她的心情突然变得很晴朗,看到什么都觉得甜蜜,见到什么都觉得美好,连至尊宝逃命的样子他都喜欢。
  她答应帮助至尊宝找回月光宝盒,让至尊宝回到 500 年后和白晶晶有个交代,为此她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了。为了拿到月光宝盒紫霞仙子回到了好色成性只想和她上床的牛魔王身边,她天天面对的人是牛魔王,但是心里想的却只有至尊宝,整个人完全处于甜蜜的爱情幻想中,天天跟牛魔王念叨月光宝盒,天天盼着她的男人回来接她。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青霞看她痴迷的样子,打击她说:“你居然相信那个古惑仔会回来接你?要是真的话,我可得恭喜你了。不过即使他真能回来,他有什么本事能把你从牛魔王手上抢回去呀?”
  紫霞痴痴地说:“上天居然安排他能拔出我的紫青宝剑,他一定是一个不平凡的人。错不了!我知道有一天,他会在一个万众瞩目的情况下出现,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色云彩来娶我。”这是紫霞对爱情的理想和痴迷,也是她呈现给世人的样子。别人都把她当作爱情里的傻瓜,但其实她心里跟明镜似的。潜意识里她是知道至尊宝在骗她,但是她说:“骗就骗吧,就像飞蛾一样,明知道会受伤还是会扑到火上,飞蛾就那么傻。”陷入爱情的紫霞,宁愿沉醉在自己编织的幻想中,一个人流泪,一个开心,即使穿上了牛魔王为她准备的嫁衣,也幻想着第二天和自己成亲的新郎官儿是至尊宝。
  爱情让人变得成熟,紫霞也不例外,因为爱了,爱得痛了,紫霞懂得了感情的珍贵,她再也不是那个以自我为中心的小女生了。正因为如此,在自己只能屈从命运的安排和牛魔王成亲时,紫霞不再记恨姐姐青霞,她终于看到“我这辈子就你这么个姐姐”的难能可贵,请求牛魔王放了青霞。这一点小小的让步让姐妹俩几百年的明争暗斗瞬间烟消云散,但看似简单的一个让步,紫霞却经历了感情的千山万水才学会。

  再次见到自己魂牵梦绕的男人时,他已经改变了装束,打扮得猴模猴样,但你深爱一个人,哪怕是茫茫人海中,也能通过某个举手投足的动作认出自己的爱人。齐天大圣放了一个夸张的屁,在别人看来这个屁或许和其它屁没有什么区别,可是紫霞却因此确定这就是自己日思夜想的至尊宝。她的直觉是如此敏锐,她的内心是如此确信,哪怕齐天大圣死不承认、哪怕他出言羞辱,她仍然确信这就是那个自己深爱的男人。但她怎么也无法理解,为什么他要这样,她倒情愿他继续骗自己,也不想要他这样冷漠,她相信这只是一个幻觉,所以放下面子去满足孙悟空的无理取闹,但是她的热情,只换来孙悟空的冷言冷语。
  许多女人都喜欢问一个很傻的问题:“要是你妈妈和我同时掉进了水里,你会先救谁?”当紫霞和唐僧同时被牛魔王的芭蕉扇扇到空中时,孙悟空毫不犹豫地赶去救唐僧了,哪怕这样,紫霞还是勇敢地相信孙悟空是爱她的,还是要继续为爱情努力,她假装要自杀,引得孙悟空的关注。如果换做你,你能像紫霞一样为了爱情去勇敢去疯狂么?

  当她发现孙悟空身上随身带着她的金铃,她终于知道孙悟空是爱她的,于是冲上去找明明爱她却不愿意承认、还故意气她的孙悟空理论,她说:“你明不明白,我已经不是神仙了?我只明白一件事,爱一个人是那么痛苦!”是啊,爱一个人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对于紫霞而言更是如此,原本高高在上宁愿不做神仙也要追寻真爱的她,为了成全自己所爱的人放弃了上天注定给自己的爱情,然后又为了爱情低三下四,遍尝了爱情的艰辛却得不到对方真心的回应。
  这时她终于知道至尊宝也是爱她的,一份单相思的感情终于成了爱情。可是正像紫霞说的,“我猜中了前头,可是我猜不着这结局”,她期待的那个身披金甲圣衣脚踩七色云彩的不凡之人确实在万众瞩目的情况下出来了,可是当他出现的时候,自己却会死在牛魔王的钢叉之下,无福消受。
        是不是你也像紫霞一样曾经骄傲,但却为了爱情放弃了自己的骄傲,再为了自己所爱的人放弃了爱情?
  那个让你付出骄傲和爱情的人,他现在在哪里?是已经嫁作他人妇?还是虽然还在那里,可是你却已经不再想念?
  你曾经追寻的爱情得到了么?你现在拥有的爱情是你曾经所追寻的么?
  白晶晶的故事:谁不曾爱过人渣?

  那天白晶晶出场了,也许她穿着低胸的 V 字领内衣露出半个奶子故意去给至尊宝斟茶递水,也许她那天穿的带有蕾丝花边的小内内和网状的黑色袜正好击中了有恋足癖的至尊宝的心,也或者那天她极尽风骚之能事淫词荡语秋波明送把至尊宝的小弟勾引得昂着头直流口水,总之原本杀气腾腾进去找春三十娘寻仇的至尊宝再次从房间里走出来时,变成了彬彬有礼的谦谦君子,还掉着书袋说:“这里算不上是山明水秀,但也别有一番风味,两位住在这里一定会爱上它,晚安!”当兄弟们问他是不是妖怪时,他强忍着内心的澎湃激动地说:“是,而且非常的妖!弄得我的心扑通扑通乱跳!”
  当白晶晶恰到好处地追出门来称赞至尊宝“大仁大义,是侠中之侠”时,不难看到她搔首弄姿的轻浮媚态,俨然是一个风味俱佳的风骚少妇。然而谁又会知道,眼前看似淫荡的白晶晶,内心里也有无法触碰的软弱——那就是孙悟空那只死猴子。白晶晶原来同赤练精有一段美好的姻缘,但被情场老手孙悟空从中破坏了,孙悟空说等她 18 岁的时候会去娶她,可白晶晶一直等了 500 年,也没有等来孙悟空的红花轿。
  谁年轻时没有爱过人渣,白晶晶爱上的孙悟空也是一个“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情场败类。有的人能从这种不合时宜的感情里面解脱出来,然后学会成长,学会去寻找适合自己的爱情,哪怕心里永远会有一道无法愈合的伤口,也会带着那伤口去结婚,去生子,去继续自己的生活。而白晶晶做不到,500 年过去了,海枯了,石烂了,但白晶晶还是在苦苦地寻找孙悟空。
  编剧没说这 500 年白晶晶经历了多少男人,但我想白晶晶肯定也曾试着忘掉孙悟空那个花心大萝卜,或许她曾学过抽烟还用烟头烫手臂来惩罚自己,但内心的伤口却无法像肉体的伤口那样轻易愈合;或许她还想要通过结识新欢来忘记旧爱,但换了一又一个男人只是让她一次次体会到内心的空虚并练就了一身勾引男人的好本领。这就是传说中的堕落,但堕落并不是爱情的解脱,经历了那么多自我作践,白晶晶还是深爱着孙悟空,也可以说她爱上的是遇到孙悟空时那个青春年少的自己,只有和孙悟空在一起,她才能找回自己的那种状态。不管怎么理解,结果都一样:她离不开孙悟空。

  爱之深,恨之切,白晶晶也是这么理解的,许久见不到孙悟空,许久听不到那死猴子的甜言蜜语,许多得不到孙悟空的粗犷而精细的爱抚,原先的想念和爱渐渐变成了对孙悟空的仇恨。也许她曾发誓自己再见到那龟孙子要一剑杀了他,但是那天在桥头见到长得像孙悟空的至尊宝,她完全乱了方寸,她发现自己还是恨不起来,哪怕那臭猴子曾经欺骗了自己。所以后来她误以为至尊宝就是孙悟空时,她宁愿和师姐春三十娘撕破脸皮,宁愿拼了自己的性命,也要维护这个曾经辜负自己的爱情并耽误自己大好年华的臭男人。
  中了黑寡妇剧毒的白晶晶毒发将死的时候独自呢喃:“我找到一个很像你的人”,这话是对那个不知道身在何方的孙悟空说的,她临死前想的人,只有孙悟空一个,眼前的至尊宝,只不过是过一个感情的替身。当然,经过了那么多事情,至尊宝在她心里已经不是那个“文也不行,武也不行”的帮主了,而是一个在她心里面有个位置的人,虽然并不是最重要的那个位置,所以她知道至尊宝并不是孙悟空还是没有杀他,还是主动地投怀送抱——没有孙悟空的陪伴,她很寂寞,而至尊宝这样对她死心塌地的人,正是帮助她逃避寂寞的追捕的最佳人选。

  当至尊宝不辞而别前去找春三十娘骗解药,白晶晶从昏迷中醒来叫的第一个名字就是“至尊宝”,此时的至尊宝在白晶晶心目中,已经成了一个一个虽然不爱但是可以寄托的人,她四周找不到至尊宝,以为至尊宝也像孙悟空一样在骗她,对爱情的幻想再一次破灭,失望地流着泪说“全都是骗我的”,然后带着对孙悟空的爱与恨,带着对至尊宝的失望纵身悬崖。这是白晶晶第一次自尽,她在空中坠落的时候还对至尊宝抱有一丝希望,这成了她眷恋生的理由,所以当牛魔王救活她时,她没有再次自尽。直到后来她听信春三十娘的谎言,以为至尊宝真确实抛弃了她,她才完全放弃了对爱情的希冀,再次选择了自杀,这次她是真的心灰意冷彻底绝望了。

  值得欣慰的是,历经 500 年的艰难寻找,白晶晶最终找到了自己的归属——当至尊宝通过月光宝盒阻止了她自杀,并且向她解释清楚误会后,她彻底放心地爱上了至尊宝,对她而言,这意味着孙悟空已经成了过去,意味着那些为了孙悟空而作践自己的日子也成了过去,意味着那些以泪洗面的日子终于远去。
  虽然刚刚得到爱情就陷入了牛魔王的钢叉之下马上就要送命,但正如白晶晶自己所说的:“不开心,长生不死也没用;开心,就算只能活几天也足够。”能够从孙悟空的伤害中恢复过来,并找到自己新的爱情,白晶晶虽然会为不能和至尊宝耳鬓厮磨而遗憾,但至少死的时候是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