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评论 顶部
 手机版 | QQ登录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攻壳机动队》真人版 那一款让我怦然心动的斯嘉丽·约翰逊

胖虎 影评

  好莱坞拍什么,最容易让人失去信心?
  答案是:日本ACG改编。那是车祸高发地段,几乎是来车必翻,尸横遍地。无论90年代的《街头霸王》,还是新世纪以来的《七龙珠》、《春丽传奇》、《生死格斗》、《拳皇》等,无不是能把神仙气哭的公认烂片。以至于许多人一听好莱坞染指日本ACG文化,第一反应就是:又要毁经典了!

  从艺术角度来看,美国人翻拍日本动漫,与其说是翻拍,更接近翻译。就像美剧里的普通话总是让人哭笑不得,好莱坞虽然拍片厉害,但缺少合格的文化翻译。原作中大量的文化信息,在翻译过程中丢失或扭曲,出来的作品,当然爷爷不疼姥姥不爱。把ACG搬上真人银幕,也许只有2014年的《明日边缘》算得上口碑不俗。但此片票房也是马马虎虎,续集难产。好莱坞原创电影越来越稀缺的当今,向矿藏丰富的ACG文化借创意,仍是如火如荼的生意。于是,《攻壳机动队》应运而生。

  2029年,新港(原型是香港)一座大厦的顶层。刚刚接收到命令的草雉素子,拔去插头,褪去外衣,纵身跃下大楼。在热光学迷彩的掩护下,她矫健性感的身形,与光怪陆离的街景融为一体,一场精准的刺杀行动,拉开了帷幕。

  看过1995年动画片《攻壳机动队》的观众,都不会忘记开头这一幕。这部士郎正宗漫画改编、押井守执导的动画电影,强而有力、开宗明义地定义了世界观和基调。在2029年的世界中,信息技术和神经网络高度发达,人类已经脱离了躯壳的束缚,一切肢体都可以义体替换。高科技让世界进步,也让高科技犯罪应运而生。公安九课,是警方专门对付高科技犯罪的特别部门。

  女警员草雉素子是九课的少佐,她除了大脑与一部分脊髓之外,全身义体化,具有冷静的头脑和卓绝的战斗技能。在这个清冷、妖异、颓废又空灵的赛博朋克世界里,蜷居在没有生命的躯壳中,素子的大脑对世界充满了难解的疑惑:当人与义体越来越密不可分,当人可以通过更换义体来实现永生,生命与机械该如何定义,它们之间的界限又在哪里?

  谈到日本动画,《攻壳机动队》是绝对无法绕过的作品。充满前瞻的未来想象,复杂的人性洞察,成人化的主题,深刻的思想,令它不仅是90年代日本动画复兴期的中流砥柱,也是最早得到国际关注和认可的日本动画,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它被誉为日本动画的巅峰之作,也让押井守与宫崎骏、大友克洋共列三大动画监督。

  它将赛博朋克文化推向全球,沃卓斯基兄弟(如今是姐妹了)毫不讳言,坦诚《黑客帝国》从中汲取了大量养料。

  斯皮尔伯格的《人工智能》,前两年的科幻黑马《机械姬》,都从中得到过许多灵感。

  最初《攻壳机动队》传出要拍真人版的消息,攻壳迷们翘首期待,但没过多久,他们却不约而同发出了反对和抵制声。原来好莱坞版本的素子,由斯嘉丽·约翰逊扮演。这可惹怒了很多原作粉:少佐怎么成了个白人?《春丽》也好,《拳皇》也好,烂归烂,好歹还是找了东方面孔来演女主的不是?

  但是他们也不得不接受,一部好莱坞电影起用白人面孔,是商业上的必然。好莱坞会让一个日本女星(哪怕她是美国人)担纲主演一线大片吗?现阶段恐怕没可能。硬要选个东方人主演科幻大片,除非制片人有钱任性到不在乎亏损吧。

  前几天,方君有幸看了《攻壳机动队》的点映场。第一印象是,特效美工不辱神作之名。疏离颓废的都市,多种语言混杂的全息广告牌,井井有条的车流。城市远景光鲜繁丽,华灯闪耀,近看处处污浊破败,这是一幅充满了现实感的反乌托邦图景。

  片中的未来景观,融合了《银翼杀手》和《全面回忆》的影子,也保留了攻壳世界观一望即明的特色,对原作的三次元化基本成功。

  片中也有着干脆利落的动作场面,充满《黑客帝国》式的摆酷,少佐闯入宴会厅的升格厮杀,在钢管舞棍间躲避子弹,与火力强大的思考战车周旋,等等。

  另外,镜头几次俯瞰街道,都有一种模糊了动画和实景的虚幻感,呼应着对世界真实性的质疑,也带出一份荒凉的意境。

  情节方面,大幅度复刻了1995年的《攻壳机动队》,还借鉴了2004年的续集《无罪》和TV版的若干枝叶,编织出一个致敬远多过原创的故事。

  攻壳迷可以看到无数熟悉的场景:裸身跳楼,垃圾车伏击,水潭打斗,潜水思考人生,大战思考战车,拉断手臂撕裂装甲……都有着精确的还原。

  我知道致敬是省力的同义词,但作为粉丝,我喜欢被这样讨好,尤其是在大银幕上看原版动画的奢望几乎破灭。

  你能毫不费力地找出对原作的一百种复刻。

  北美上映较早,烂番茄上的影评,大多指出真人版主题浅薄,配不上原版的思想境界。不可否认,真人版的思考格局变小了。贯穿全片的,不再是对世界环境和科技未来的审视,退格成一个失忆女主找寻身份的故事,大致是一集《疑犯追踪》或《西部世界》的深度。

  剧本还配合素子的“白人化”,安排了一段她回家认亲的戏。而原版中的少佐,似人非人的身份属性,决定了她对身份认同的困惑,绝不可能是寻根认亲式的廉价感动。动作方面也做了一番弱化处理,诸如热光学迷彩的全裸戏,少了几分艺术化的女体诱惑,多了实用主义的臃肿,让粉丝抱怨浪费了寡姐的身材。

  少佐撕裂思考战车拉断手臂,在动画中堪称惊心动魄的绝艳一幕,在真人版中也相应减淡。不过脑补一下,那画面原样复现,很多人的小心脏未必受得了吧,国内估计也没法一刀不剪地上映吧。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比起原作,真人版《攻壳机动队》显得浅薄和俗套。

  但在某种程度上,浅薄和俗套,也是商业价值的代名词。在一部爆米花科幻片里,铸造一个思想高度逆天的主题,一些惊世骇俗的画面,是不是有必要?

  动画版《攻壳机动队》拥有晦涩坚硬的哲学思辨,震撼人心的视听艺术,但被漫威英雄、奇幻魔法和青少年小说改编哺育的年轻一代观众,探讨宗教、灵魂、生命意义,也许对他们太深奥了。往远了说,攻壳机动队至今仍是小范围神作,对它“装逼”的评价之词,在网上仍不绝于耳。所以,索性搞一部浅薄的爆米花,也没什么不好。

  史上所有翻拍经典的例子都告诉我们:复制外表容易,复制灵魂很难。

  真人版《攻壳机动队》显然没能复制原作的灵魂,但这也不是什么坏事。

  如果这部浅薄的真人版,能替更多的科幻迷,敲开通往浩瀚的攻壳世界的大门,它已经功德圆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