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评论 顶部
 手机版 | QQ登录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冈仁波奇》带给我人生的启示录

胖虎 影评

   之前就听说过《冈仁波齐》上映,只是没想到等到自己准备看的时候,冈仁波齐已经上映快半个月了!

  截至这篇文章发稿前,冈仁波齐今日的票房为443.52万,排名第五,累计票房6538.5万,豆瓣评分7.8分,对于一个纪录片来讲,这样的评分的票房已经相当难得了!

  本人对佛教稍微有点兴趣,对于藏传佛教却不是很了解,第一次听冈仁波齐还是因为看的一本小说,然后了解了一点关于冈仁波齐和藏传佛教的知识,根据导演张扬的介绍,整个影片中的人物都由非专业演员出身的当地人本色出任,电影没有脚本,全部真实记录,因此,本该是纪录片的《冈仁波齐》被导演定义为真实电影。

  我相信每一个想去看或者喜欢看冈仁波齐的人都或多或少有点西藏情结或者对藏传佛教有一定的兴趣,也是每个人看冈仁波齐的时候都会有自己的侧重点 或者关注点,而看完冈仁波齐后都会有自己的感想或者感悟,我在此仅分享点个人所想。

  我想对于大多数人,佛,可能是一个信仰,一个宗教,一门哲学,甚至也有人把佛学当作生命认知科学,但我觉得,对于藏族人来讲,佛,不是哲学、不是宗教,可能是一种信仰,但更多的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或者说就是生存的意义...

  冈仁波齐有几个场景我印象特别深:

  第一个是他们从家乡芒康县嘎托镇普拉村就开始了磕长头的朝圣之旅,我一直以为他们应该是坐着拖拉机先走上一段,等到距离拉萨差不多的时候才开始磕长头。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竟然从家乡,从出发就开始,看到这,我莫名的流泪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因为感动,可能更多的是因为震撼吧,从出发就开始,从开始到结束,历时将近一年,2500公里,而且中间还经历各种磨难,那不是走路,那是磕头呀,我想着我应该是做不到...
       第二个是,他们朝圣的路途中遇到一段有水的路,我也是觉得他们应该走过去,他们还是没有,他们依然匍匐在地磕长头,不管有没有水,不管是不是泥水,也不管这泥水是不是弄湿了他们的衣服...

  第三个,我觉得挺有意思的就是那个小女孩的磕长头,别人都是走三五步磕一个长头,这个小女孩是走七八步磕一个,我就觉得挺有意思,觉得这个小女孩挺可爱的。路上,有一个老爷爷也指出了他们磕长头的问题,比如头上不能带头巾,头要磕到地上,还有就是说扎扎走的步数多了...我到觉得,对于一个那么小的姑娘确实有点过于苛责了,一个9岁的小女孩能一直磕完2500公里,足以让我们很多人自愧弗如...

  第四个就是他们朝圣时的准备,当尼玛扎堆说要带着叔叔杨培去拉萨和冈仁波齐朝圣的时候,家里没有一个人反对,都支持,当其他几个要一起去朝圣的时候,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他们的家人都是全部同意,即使家里还有老人要照顾,即使家里还有活要干,还有庄稼要种,走的人有信仰,一定要去;去不了的人也有信仰,全力支持,而且一去就是将近一年,所以,我才说,佛,不仅仅只是他们每天诵经、祈福,是真正融入到他们生活里的...

  我一朋友说,藏族人那种虔诚到极致的信仰可敬又可怕,我觉得,我不一定能做到,但我理解他们,没有可怕,只有可敬。

  冈仁波齐给我最大的震撼,也就是我今天得到的最大的收获,就是他们做事的态度以及他们的行动,你看他们:

  想朝圣了,走。车坏了,修。车坏到走不了,推。遇到河了,照过。累了,休息。休息好了,继续走。钱不够了,停下来挣钱。钱挣够了,走。要生孩子,生。有人 死了,葬。

  凡事就这么简单,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不会想太多。很单纯,活在当下,也活在信仰里,虽然也有不理解,但也不妨碍去信,我想这就是最大的幸福吧!

  我相信,那些很多佛学大师是真信佛的。但我也相信,那些能力强、文化水平高、社会资源多的人往往是不信的,他们会利用普通大众这种信、这种虔诚的信能聚敛财富、追求权欲、为所欲为,就跟古代的统治者一样,要求民众信,但是这信,往往只是统治者统治民众的一种工具罢了。

  但是,反过来又想,即使腰缠万贯又能怎么样?即使左拥右抱又能怎么样?即使权倾天下又能怎么样?即使玩弄别人于鼓掌之间又能怎么样?做到了这些,就一定幸福吗?如果没有信仰,即使生活、物质不空虚,内心就一定富足么?

  我想答案肯定是否定的。我觉得最大的幸福就是有信仰,心里有一个依靠,然后根据自己的能力,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该怎么做就怎么做,能突破自我,能心里富足,这就是最大的幸福。

  这也是今天看电影冈仁波齐给我最大的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