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评论 顶部
 手机版 | QQ登录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一部关于人类起源和生物进化论的哲学电影

胖虎 影评

  我们是谁,我们从哪儿来,我们到哪儿去——一部斯科特再谈人类起源和生物进化论的异形电影。

  2012年秋季档,当肌肤白皙身形高大的类似人类的Engineer(下文以工程师称呼)服下一碗黑水时,导演雷德利·斯科特对于达尔文的进化论的质疑和颠覆第一次展现在观众面前,也让全球的《异形》系列影迷对于异形这种生物的起源有了初步认知,同时也引发影迷就片中人类的诞生过程引发探讨,人类究竟是工程师进行惩罚时“不小心”创作的产物,还是工程师有意识地创造的呢?虽然影片中暂未给予正面回答,但在今年夏季档里,斯科特携最新一部异形,即《异形:契约》(Alien: Covenant),本片中对于工程师母星的描写和角色之间的互动,想必能给予一些启示。

  达尔文在《物种起源》中论证了两个问题:第一点是物种是可变的,生物是进化的;第二点是自然选择是生物进化的动力。我曾有幸在位于伦敦的自然历史博物馆中看到达尔文采集的鸟类标本,临近岛屿的鸟类有着大小差异悬殊的喙,阅读文献后得知,当时达尔文采集完标本后并未对其进行深入研究,待回到英国后,一位杰出的鸟类学家约翰·古尔德发现这些鸟类虽然在形态上有不同,但彼此却又很亲近的血缘关系。这一发现让达尔文陷入思考:这些鸟类可能同属于同一祖先,但在后续的生存过程中产生了改变。

  回到《异形:契约》中来,影片开头Weyland公司的创始人Peter Weyland对仿生人David说了自己对于进化论的疑问,大意是“我不相信人类只是通过细胞进化的产物。”这一观点也是从侧面反映了当今社会中,科学家们达尔文进化论思想中的理论缺陷的思考,如果进化论是正确的,那么物种在层层演变过程中,肯定存在“过渡时期”的物种,那为什么至今没有发现呢?在《普罗米修斯》中,斯科特展示了人类是由类似人类形态的“工程师”的身体组织和“某种活性水”融合后,再与地球元素进行结合演变,最终变成现代生命。而《异形:契约》里,则用仿生人大卫作为“造物主”形象的隐喻,给观众带来关于生命进化和演变的深层思索。

  David在驾驶飞船来到一颗工程师的母星时,通过飞船内的“黑水”进行屠城,黑水颗粒接触到工程师后迅速将其分解,结合《普罗米修斯》给予的信息,黑水在分解完DNA后,在水中进行DNA的重组,进而诞生了新的生命;而此时由于广场内缺乏其他生物载体或水源,供DNA进行重组,所以工程师们在分解后的并没有进行第二次进化,直接死亡。同时,David在进行黑水试验时,将黑水混入饮用水中,给一名船员Holloway喝掉,Holloway在接触到黑水时,并没有马上被分解DNA,而是进行了DNA异变,很可惜还未完全异变时就被烧毁;在《异形:契约》中,两名船员都是接触到粉末形态的黑水物质后,进行进化,诞生出异形 。

  影片中还展示了David对于母星中各类生物的研究和异形不同形态的研究,陈列室内不乏不同阶段的异形标本以及绘画作品,展现出David对于生物演变的思索和对于自身使命的坚持,不惜一切代价去探索生命和创造更好的价值。

  同时,在影片开头画面中还展现了年轻的Wayland和David就人类和仿生人之间的关系进行了讨论,David指出,人类会死亡,而“他”是永生的。

  从这三段情节可以看出,导演斯科特对于生物进化的思虑在于,人类并不是生物偶然进化的产物,而是由更高等级的智慧生物“研究创造”出来的产物。那么带着这种角度去剖析仿生人David的行为,就有了清晰的解释。

  David在《普罗米修斯》中的任务是寻找人类起源,且Wayland还要求他不惜一切代价去寻找答案('try harder' to get to the answer),此时作为隶属Wayland公司的创造物,David背负着使命开始进行黑水试验,在发现黑水能加速DNA变异这一结果后,并且与工程师进行对话(至今导演仍未公布对话内容),被工程师手撕,于是开始对自身身份和使命产生怀疑。《异形:契约》中,David俨然成为一副“造物主”模样,由于仿生人无法通过身体繁衍下一代,而他通过研究由“黑水”, 与由“黑水”变异而来的生物“交流”, 通过试验使自己成为了有“繁衍”能力的物种,于是,David在自我认知中变为“母亲”,甚至是“第二代工程师”(第一代工程师在人类心中是造物主,是给与人类生命的高智慧生物),进而后续将研发的异形胚胎带入移民飞船中,和沉睡中的人类移民者以及人类胚胎,一同前往新的星球进行他的“造物主”时代。

  还有另外一点,为什么David不继续去研究永生的奥秘去拯救人类,而是去研究“异形”这种生物呢?因为David通过和自己的造物主Wayland对话后发现,人类并不是智慧生物进化的终点,但是人类在经过千年的发展后,也止步于此,还未突破寿命这一局限。而人类的造物主工程师,比人类从体型和智慧上高出许多,也被David轻松通过其制作的“黑水”进行反攻,被灭绝。在战胜了造物主的造物主后,David开始研究“黑水”的奥秘,从而发现“异形”这一物种,异形从体型和行动能力来看高出人类许多,其血液含有酸性物质,所以在自身受伤的同时也能伤害到对手,繁衍能力快(24小时内能从胚胎到成年),该物种具有较高的可提升和改良空间,供David进行试验。David在两部影片里分别进行了:直接摄入黑水、母胎培育被黑水感染的人类、抱脸怪(黑水与蚯蚓的产物)抱脸破腹、黑水粉末摄入等几种不同的方式,孕育出不同形态的异形后,他的使命又多了一条:探索生物进化的终点。假如他在最后研究出来具有人类形态、异形体质(速度快、血液能腐蚀)、工程师智慧的新型智慧生物,那么David岂不是成为了“神”一样的存在?

  像斯科特这样去讨论关于人类起源和进化论的导演有很多,前段时间看到过一部均分5.6的短片《我身在何处(Aleto)》也进行了大胆设想,虽说评分不高,但其导演的脑洞也是让人惊喜:地球上的智人,并不是通过亿万年的进化而来,而是由宇宙中的巨型商业集团,从现有智人中选择出适用于星球生存的繁衍者,放置在地球上。那么宇宙中就可能存在着无数个类似地球的星球,而其上面的生物则都是被“安置”进去,作为繁衍和殖民所用。该短片并没有解释人类的起源,倒是质疑了地球上人类产生的原因。或许现在生活在地球的我们,只是几千年前由高智慧生物放置于这颗宜居星球的物种呢?